外媒挪威货船遭遇海盗袭击9名被绑架船员已获释

2020年1月16日 0 Comments

中新网12月11日电 据俄罗斯卫星网援引挪威媒体报道,挪威航运公司JJ Ugland宣布,上个月,在贝宁海岸遭海盗袭击的船只MV Bonita中的9名船员已被释放,并已经返回他们的祖国。

据报道,该公司在其官网上发布消息称:“在被海盗绑架35天之后,船员们于上周五被释放。”所有船员都在尼日利亚接受了体检,身体状况良好。这9名被绑架的船员均为菲律宾人,已于12月9日返回祖国。

陈志兰夫妇与孩子们建立了深厚的情谊,资助的快乐常常伴随着老人。现在,她和孩子们之间用微信联络,“你看,孩子们和我的聊天记录,文字间记满了孩子们从初中到大学成长的点点滴滴。”

随后,陈志兰联系到学校,用并不宽裕的退休工资资助阿依努尔、海茹丽妮萨·亚森、热则耶、扎依拉4名维吾尔族女孩。2013年,4个孩子以优异的成绩陆续考入新疆师范大学、西南大学、中南大学、华东师范大学。

海茹丽妮萨·亚森是新疆克拉玛依市退休教师陈志兰夫妇资助的4名维吾尔族贫困学生之一。2006年,63岁的陈志兰和老伴袁克勇在《克拉玛依日报》上看到一则关于新疆贫困学生的文章后,决定要帮助这些困难家庭的孩子。

“记得2011年,热则耶在郑州上学期间,在体育课上不慎摔倒骨折,当时我身体不好,也不能去学校看孩子。我和老伴很着急,就给老师打长途电话,让老师多操心,多关心。同时,赶紧将钱打过去,叮嘱孩子去加点营养,补补身体。”陈志兰说。

我国百强企业最青睐的大学排行榜前100名中,以理工为名的大学有14所,以科技为名的大学有11所,以工业为名的大学有9所,以交通为名的大学有5所。

谈及资助的初衷,陈志兰告诉记者:“我去过资助学生扎依拉的家里,确实贫困。我和老伴都是上世纪60年代的大学生,那时候靠国家奖学金完成了学业,是知识改变了我们的命运。我们也希望孩子们在学习的年龄能够好好学习。”

其余都是985大学,从类别来看,绝大部分是工科大学,综合性大学只是少数。

最受中国企业100强青睐的高校

第一梯队是C9联盟高校,再者就是985和211高校,尤其是一些工科类的高校,是这些百强企业最喜欢招聘的了。

国际海事局(IMB) 7月份发布的一份报告称,几内亚湾是“世界海盗活动热点”,称“西非海域仍然是世界上海盗活动最危险的海域”。

据此前报道,11月2日,挪威航运公司JJ Ugland旗下一艘货船,于当地时间2日在贝宁科托努海港外遭海盗袭击,船上8名船员和1名船长被绑架。余下的船员报案,并于2日把货船驶入港口。

中国大型企业和著名公司首选985高校和部分211高校,因为这些高校无论是学生能力还是综合素质整体上要强于普通大学,而这些企业往往成为大学生所青睐,而企业为了节约招聘成本也愿意要这些学校的学生。

第一梯队的肯定是C9联盟高校

这样算下来,纯理工类大学就有39所,再加上偏重理工的大学,总计高达70所以上,其余的综合性大学只有不到30所。

这里面除了西安电子科技大学这一所211工程院校以外,剩下的全部都无一例外的是985高校。可见,这些百强的企业还是热衷于选择这些非常强的工科类的985高校了,因为这些高校的学生整体素质都是非常不错的,他们也喜欢招聘。

清华大学和北京大学并没有入选百强企业最爱去的大学排行榜前三名,可能是因为这两所大学的毕业生,60%以上都会继续读研究生深造,愿意直接就业的人数不多吧。清华大学总共有52家百强企业到学校招聘,名列全国第六位;北京大学只有37家百强企业校园招聘,在全国排第18位。

牛春茹直指,陆配像“待宰羔羊”不敢随意返乡,每天担忧执政者手持的大刀何时砍下。该案已经让“恐怖”两字取代先前人民对台湾的认同与美好。国民党副发言人黄心华表示,民进党通过所谓的“反渗透法”使人民处于随时被罗织入罪的恐惧感中,连最基本的探亲人权都受侵害,强烈反对仓促、黑箱立案。

台湾“中华两岸婚姻协调促进会”理事长钟锦明“三问民进党”,陆配亲属若为大陆政府官员,那亲属间收受红包回台捐款给台湾政党是否有违该案?支持民进党者或党员在大陆经商,捐款给民进党是否有违该案?若捐款给民进党可以,捐款给其他政党不行,那不就是顺我者昌、逆我者亡,这不是独裁什么是独裁?(中国台湾网 刘洪羊)

排名前三的并不是清华大学和北京大学,而是武汉大学和华中科技大学以及四川大学。因为清华和北大,多数的毕业生除了就业外,会选择读研,出国等继续深造的路径。

最受我国百强企业青睐的大学前十名,清一色全部入选了985工程,除了西安电子科技大学是985学科以外,

十三年来,陈志兰夫妇资助4名维吾尔族女孩的费用超过10万元(人民币,下同)。陈志兰说:“我现在已习惯了这种生活,家里的家具都是20年前的,没有添新的,我和老伴省吃俭用一点,给孩子们在学习上该花的就花。从资助开始,每一个学期开学之际,都要给她们500~1000元,让其购买学习用品,对考上大学的孩子一次奖励2000元,我觉得孩子们不容易。既然选择帮助了她们,就要有一份亲情和责任。我和老伴也是从困难的时候走过来的,我们对现在的生活已经很满足了,赠人玫瑰手留余香嘛,每当看到他们的进步,我和老伴都很欣慰。”

寒暑假期间,受资助的学生会在亲人的陪伴下专门前往克拉玛依看望陈志兰夫妇,临走时陈志兰夫妇总会给她们一些助学金。记者采访期间,陈志兰拨通了正在乌鲁木齐上研究生的海茹丽妮萨·亚森电话。海茹丽妮萨·亚森激动地对记者说:“陈奶奶真的太好了,她对我们四个孩子就好像她亲生的孩子一样,无微不至。她不仅在物质上帮助我们,还在精神上鼓励我们,令我们一生都难以忘怀。研究生毕业后,我还想读博士,用我的成功回馈陈奶奶对我们的厚望。”(完)